2009年5月31日星期日

八九六四

噚晚睇亞視有關八九六四的回顧,眼淚又不自覺咁流出黎....

印象最深的要算香港人在89年在沙田馬場為學生運動舉行籌款音樂會,為中國學生籌得"6千萬港元"以支持當時的學運,其後被人話香港人唔愛國,間接做成學生長期佔據天安門廣場後的悲劇。

兩年後,1991年,華東水災....

同一批香港人在同一個地方為中國水災籌款,全香港上下一心,出錢出力,幾日間為中國人民籌得"6億港元",數目在當時來說是天文數字。

之後,無人再敢話香港人唔愛國,只係大家對愛國的觀念有所不同。

大口仔贊成開放討論歷史,最終唔一定需要分對與錯,但咱門必需面對歷史!

15 則留言:

匿名 說...

孟子曰: 是非之心, 智之端也。又曰: 無是非之心, 非人也。文天祥曰: 讀聖賢書, 所為何事?

明是非, 辨對錯, 做人處世之基本也。共勉之。

匿名 說...

六四事件是事實, 我們(中國人)要有勇氣去承認發生過的事實. 但是事件上的對與錯, 就讓人民們去評論吧, 不要一面倒說是政府或是學生的責任.

匿名 說...

2009年05月31日 星期日 下午9:48 匿名君:

你的說法很奇異, 對錯當然是由每一個人去自行評定的, 而結果是對比懸殊、幾乎"一面倒"認為政府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不對, 並且要求平反六四及向政府追究責任. 這樣的事實, 閣下"要"還是"不要"?

匿名 說...

何為"一面倒"?以人數論多寡?在大陸幾乎"一面倒"認為政府震壓學生失去理智和秩序的學运係正确、英明的決定。

匿名 說...

Is discussion on this incident really possible in HK? I don't think so. You will be accused as "no heart" even you just want to give some explanations for the government's wrong decision.

匿名 說...

"一面倒"的意思當然是以人數多寡來判定, 難道是以權或錢來衡量?

在資訊封閉的大陸, 是否幾乎"一面倒"認為政府血腥鎮壓學生是正確的決定, 無人知道。

香港是言論自由的社會, 各種評論、歪論、謬論、怪論都有發表的空間和渠道, 傳媒亦會報道, 討論的結果反映在民意, 而民意亦會在民意調查中得到反映, 公眾從而知悉.

有人說, 為政府的錯誤決定辯護的人會被指責沒良心. 這個是當然是, 政府犯了錯, 閣下卻去文過飾非, 被千夫所指, 實屬必然. 反之, 如果政府沒做錯, 閣下卻雞蛋裡挑骨頭, 一定有不少市民指責閣下為罵而罵, 無事生非. 敬請明白, 在言論自由的社會, 閣下可以發表任何意見, 別人也可以反對閣下的意見, 但平民百姓不可能剝奪閣下的言論自由, 只有專制的政府才會.

匿名 說...

咁學生有冇錯? 兩個月, 一D 更開始失去理志, 手無寸鐵? 點解新聞見到D 學生立架生? 政府錯, 學生都有錯. 利用學生搞政治既更錯.
如果要平反, 應該係點?
我想知, 可唔可以講比我知?

匿名 說...

"Providing explanations for" does not mean "to defend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 It is just a way to understand the situation and look at the issue from different angles.

匿名 說...

一D 更開始失去理志, 手無寸鐵? 點解新聞見到D 學生立架生?

政府的人渾入學生群,經常都有~

利用學生搞政治既更錯? 我都係學生,就唔可以搞政治?

搞政治一定要係七老八十個D?

如果要平反,平反的是歷史,我地要的是以此為鑑!

更要以恥為鑑,中國歷朝歷代,民國文革都係如此!

匿名 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jXKQjfmFhM&feature=related

你用咗假設, 話政府派人走入學生群, 請理性分析. 學生(或者係加入既平民)係有攻擊軍人, 你認為有冇?

可能你太投入, 都好既, 熱誠. 但你錯解我既說話.
我係話學生係可以搞政治, 但如果被人利用既話, 就好可憐了. 支聯會就係用咗呢一點, 我唔反對你平反, 因每個人都有自己思考既方式.

六四係要記念. 但應該要包括軍人.學生, 平民. 但我地唔可以被政棍利用. 或者唔去支聯會扮既活動, 去教堂都得吧.

likaichiu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中共政府派人混入學生群中絕非假設, 而是事實, 這種手段是中共的慣技, 學生領袖封從德亦證實確有其事. 真正的學生或平民出於自衛或其他原因攻擊軍人不可能排除, 但軍人受命屠殺學生和平民才是六四屠民事件的核心問題.

至於說學生被人利用、很可憐的問題, 這正正是一個沒有根據的假設; 支聯會當年就是代表左中右立場的港人、本著愛國愛民之心、對北京學生提供支援的組織, 將支援學生說成是利用學生, 是赤裸裸的誣陷.

紀念六四, 主要是紀念為民主犧牲的學生及平民, 他們的精神值得大家敬佩. 此外, 違抗命令、不肯屠殺學生和平民的軍人, 他們亦應受到大家讚揚. 然而, 軍人是執行屠殺任務的工具, 政府對死傷軍人的家屬相信已有充分的賠償, 政府二十年來對他們他們亦沒有進行任何迫害, 紀念六四, 我看不出有需要特別提及紀念這些軍人.

匿名 說...

"中共政府派人混入學生群中絕非假設, 而是事實, 這種手段是中共的慣技, 學生領袖封從德亦證實確有其事. 真正的學生或平民出於自衛或其他原因攻擊軍人不可能排除, 但軍人受命屠殺學生和平民才是六四屠民事件的核心問題."

其實你已經肯定一D 嘢, 否定咗一D 嘢. 所以討論係唔會有完噃.
從另一角度睇:
封從德係學生領袖, 咁我哋就要客觀去睇, 佢講既嘢事實根據係乜了, 呢一點就係利益關係.
而真正的學生或平民出於自衛去攻擊軍人. 呢一點有商榷. 晚晚無線霎時感動都教人唔可只聽一面, 只睇一面吧.

我亦冇話軍人殺學生和平民係啱, 但我會以兩種角度去睇. 呢一點, 香港好多人一聽到都會抗拒. 亦好理解, 佢地有一份熱忱.
不過支聯會利用六四去攞資本, 係攞死咗既人既資本. 呢一點我最睇唔過眼. 但耐何好多人都覺得佢地真神人, 好英雄....
六四歷史, 中國早晚都會正視, 一如文革. 當相關既人一個個死去, 我地會有更多資料. 從趙老既錄音, 我地亦可從另一角度去知道, 趙老都係有目的吧....
但我拒做支聯會既棋子(我唔係話你係支聯會既棋子) 或者你會令到支聯會從歪路走會正路吧.

算吧, 每個人既政治, 睇法係唔會相同, 我亦冇諗住你會改變.

匿名 說...

事實需要確定, 否則缺乏評論的基礎. 關乎歷史問題的討論不大可能有完結的.

學生領袖封從德的親身體會, 屬於人證. 任何當事人都會牽涉到所謂『利益關係』, 避免不了.

前文說的是: 真正的學生或平民出於自衛『或其他原因』去攻擊軍人『不可能排除』. 這不是『只聽一面, 只睇一面』.

所謂『以兩種角度去睇』, 實質是甚麼, 香港人都有分析能力, 明白輕重、主次的分別, 不僅有熱忱.

所謂『支聯會利用六四去攞資本, 係攞死咗既人既資本』, 這是一種觀點, 有否『事實根據』, 大家自行判斷. 不同意此觀點的人會支持支聯會的做法, 畢竟, 支聯會當年代表左中右立場的港人向北京學生伸出援手, 至今沒有多少人公開否定自己當年的做法.

平反六四, 正視歷史, 中國政府早晚都會, 這是港人大致相同的看法.

『做支聯會既棋子』, 又是『事實根據』的問題. 支聯會沒有走歪路, 走歪路的是不敢正視歷史、淡化屠殺、甚至歪曲歷史的人或政府.

政治是眾人之事,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觀點、立場, 我尊重自由發表言論, 對言論表示贊同、否定或加以批評, 希望對方有共鳴, 但作為平民百姓, 我不可能強迫對方改變言論, 祇有專權政府才會.

匿名 說...

但我拒做支聯會既棋子 ------- totally agre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